论世界毁灭的必要性

十二月的京都,你是我的麦芽糖。

【青黄】解除幸运E的正确方式

*圣杯战争梗 弓枪向 OOC渣文笔画风突变注意

*第一次写60分爆字数了还和话题没啥关系但窝就是要蠢萌蠢萌的青黄!@カジカジ 迟了差不多一个月的生贺!生日快乐么么哒ww

*若不了解圣杯战争设定请拉到本文底端 笔者给你诠释什么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和我一起喊!自!古!枪!兵!幸!运!E!


黄濑凉太是Lancer。不知道第几次以Lancer阶级被召唤。


或许是他那柄“穿刺命运之枪”太过著名,至少打响了他作为英灵的名号。但是他更明白,成为英灵已经度过了几百年,被召唤的循环也周而复始,但是枪兵赢得战争的次数,一!次!也!没!有!...

【青黄】设定十八题

1.机师
青峰机长曾经因为抢占人气空少和飞机卫生间而被女性客户多次投诉.

2.吸血鬼
他在误闯了鬼王的森林后吵醒了沉睡的暴君。
他给了认识不足一个月的小鬼最崇高的血统。
他为了不连累他而向教皇开了枪。
他为了那个小鬼把人间燃烧殆尽。
故事的最后,金发的男子已经长大。推开古堡的大门,对依旧嗜睡的暴君露出一个微笑,在额头落下蜻蜓点水的吻。
“——我回来了。”

3.舞娘
那个带着黑色面纱的舞娘在大厅的中央不停地旋转,金发微扬,以至于高台上剑眉微皱的暴君看不出来那个倾国倾城的舞姬只是个男人。

4.校园年下
“我喜欢你。”
在众目睽睽下,金发校草对着面前一脸错愕的学弟说道。“我…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

【青黄】Farewell Song

Part Kise.

 

黄濑从事务所里面出来时已是深夜不知几点了。天气还是冷得可以,靴子上结着冰霜,怕冷的特性使他下意识捂紧了深蓝色的围巾,缓缓吐出一圈圈白气,深呼吸。

 

街上没什么人烟,走在路边听得见的是私家车的絮絮风声,有些孤渺,有些冷。拿出手机,自动的GPS跳了出来——离家还有七公里。

 

想回家,很想回家。

没有的士,没有私家车,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那有什么办法?

插上耳机,认命走吧。

 

黄濑是独居户,虽然曾经当模特当了不少年,但是他仍像老人念旧一样地不肯卖掉从中学开始就和家人一起住着的房子,总是离市区很远。不知道...

【青黄】夏天病

*
六八贺甜甜甜甜甜ww
赶时间的OOC作渣无人性但是还是想要把这一天用青黄记录下来。

——我愿意把最美好的时间送给最美好的你。

 

 

 

 

就像应证了夏天的到来,蝉撕扯着嗓子狂哮,雷拿起棒锤奏乐。三十七度的东京有如一个巨大的火笼,关押了千万在热锅上跳舞的人类。躁动不安。

还真的是……超热啊。

黄濑脱下在刚刚通告的一身厚重潮服,换上一件普通的衬衫。如果不是模特的工作,他可能真的会一气之下把那厚到不行的衣服摔出去。片场还没有空调,风扇也不能对着他吹。现在的黄濑汗流浃背,只想赶快回家,感受空调的抚爱。仰头将矿泉水饮入喉咙,同样划过喉咙的还...

【青黄】吉原哀歌

*将军峰×花魁濑 幕府末期反幕背景

*Lof主有病 OOC慎入

*青黄日57贺文

 

江戸の町は今日も深く

江户的街道一如往常深邃

 

夜の帐かけて行く

夜晚的帐幕 渐渐落下

 

镜向いて 红を引いて

对着镜子 抹上唇脂

 

応じるまま 受け入れるまま

有求必应 来者不拒

 

——

《吉原哀歌》

 

 

 

吉原没有黎明。

 

日日都是浮华喧嚣堆砌的美梦,恩客们沉醉于其中,贪恋着繁丽衣摆下...

【青黄】岁月如歌

*

短篇HE,春天的青黄w

两条线,一条是主线,基本都是回忆杀。现实中刚刚分居小青峰就把濑濑追回来了;一条是歌曲线,星空下的故事,也是主线中高中时黄濑写的情歌。LOF主很烦,这篇很长,文笔很渣,慎入

是否能在夜晚结束之前追上你呢。

夜空下的我们,走在相同坂道上的不同位置,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一直在我前方的你,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

青峰和黄濑在交往的第三年分居了。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也没有像平常两人床头吵床尾和的闹剧,就是三个月的分隔异国,让如胶似漆的两人缝隙越拉越开,越来越远。

说来也是有缘由的。

二十三岁的青峰大辉是东京警局的上等搜查官,...

【赤黑】想带你看最浪漫的风景


*不知道这个梗会写多少篇 脑洞开了就写了
*甜 渣文笔

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的交往一周年纪念日是在东京塔二百四十九点九米高空的特别观赏台度过的。

一个很普通的周六,夜光中的东京塔依旧人头攒动,两个清秀的男生非常自然地像普通朋友一样手挽着手,相似的面容,穿着纯色的红蓝衬衫,亲密如双胞胎一样,令人羡煞的“亲情”完全无法让人联想到这是几天前还上头条的小情侣。

——“赤司财阀总经理竟有同性恋人!?”
东京时报大标题的字体加粗刺目,而赤司征十郎也为这件事这几天到处奔波,但就是这么忙的总经理大人,还在百忙这种抽空陪黑子过一个奇怪的纪念日。黑子微微侧着头看窗外,玻璃窗倒映的...

季節は次々死んでいく 絶命の声が風になる
季節一個接著一個逐漸逝去 已經死去的聲音成為塵風

色めく街の 酔えない男 月を見上げるのはここじゃ無粋
躍動的街道 未醉的男子 如果在此仰望明月就顯得太不解風情

泥に足もつれる生活に 雨はアルコールの味がした
在腳上沾滿泥濘的生活中 雨中充滿了酒精的味道

アパシーな目で 彷徨う街で 挙動不審のイノセント 駅前にて
帶著冷淡的眼神在徬徨失措的街道中 行動可疑的無辜之人站在車站前

僕が僕と呼ぶには不確かな 半透明な影が生きてる風だ
我如果喚作我可能有些不確切 半透明的影子是流動的風

雨に歌えば 雲は割れるか 賑やかな...

©论世界毁灭的必要性 | Powered by LOFTER